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指定 >第六十五章 心虚

第六十五章 心虚

只是今天的这里似乎就只有一人,坐在窗边看着底下的人来人往,想必那就是Sam吧,南林玲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虚。

“南林玲小姐?”那人终于转过身来,也许是因为这里太过于空旷的缘故,所以连声音也觉得有也飘渺,“请坐!”

“您好,Sam先生。”南林玲深吸了一口气,走上前坐在了Sam的对面。刚才逆着光她没有看清楚,但是现在坐在对面南林玲倒是看的真切。金色的短发,分明的轮廓,深邃的蓝眼和和高挺的鼻子,还有在灯光下越发的苍白的脸色,这Sam竟然是外国人!南林玲对外国人的审美不甚清楚,这个人在她的眼中算不得帅的,但是却让人意外的深刻,只是一件西装裤和白衬衫,却有一种不可言喻的贵族气质,还有那双眸似乎有些忧郁和这里的装修风格匹配的很。

“让淑女来一趟的确是我的失礼,还请南林玲小姐原谅我。”

“Sam先生肯见我已经是我的荣幸了,而且您的中文说的真的很好。”

“哈哈,是吗?我妈妈是中国人。”Sam的一举一动都很绅士,“南林玲小姐想喝些什么?”

“咖啡谢谢。”

Sam点了点头对着侍应生做了个手势,然后才转向南林玲,“我必须要为我之前所做的事情道歉。”

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不会记在心上的。”

“那南林玲小姐这次要见我,请问有什么事情?”虽然Sam的中文很好,但是听在耳中还是有些怪异。

而且这样的问话,在南林玲听来像是有些明知故问,如果他一定要她提这个头的话,她也不介意,“Sam先生是想让我回颜色工作是吗?”

“这……”Sam像是思考了一回,“像人事调动的问题我很少参与,一向都是王经理直接负责的,不过像南林玲小姐这样的美人能来的话,我求之不得。”

Sam的话让南林玲有些尴尬,说白了这人根本就不重视自己回来与否,只好换了一个话题,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想问一件私人的事情。”

“南林玲小姐请问。”

“Sam先生是否与夜大少交好,我只是奇怪为何会忽然的让我离开。”

“夜大少是贵宾,贵宾就是上帝,我们需要听从上帝的旨意,这是我的经商之道,所以有冒犯的地方,还请南林玲小姐见谅。”

“所以现在颜色和妖姬交恶也是真的。”

“这件事,我只能说是必要的商业摩擦,我相信王经理会处理好的。”Sam给人的感觉就是对着颜色的大小事务一律都不插手,听之任之。

“Sam先生难道不想将颜色和妖姬都收于麾下吗?”南林玲和Sam谈判,让她觉得很没有底气,每一步都在退让。

“当然想。”Sam倒是丝毫不隐瞒。

“如果我能帮助您呢?”

Sam一愣,温柔的眼神突然变的有些诡异,“南林玲小姐有话不妨直说,我相信南林玲小姐定不是为了之前的事情特地来找我的吧。”

“哦,何以见得?”

“南林玲小姐一开始就知道这颜色和妖姬不合,又故意的到了颜色引起了众人的注意,然后借着王经理找到我,我猜想这应该不是巧合吧。”

自己的每一步都被Sam看的清清楚楚,南林玲觉得自己越发的没有底气了,只是到了这个时候,她也只能往前走了,“没错,您说的很对。”

“你并不是想帮助我,而是帮助南林玲小姐你自己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万博体育平台注册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

“没错,也对!”

“那这就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了,恕我冒昧,我能知道南林玲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”

“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愿意和你说,因为我现在也只有这个筹码。”南林玲没有犹豫,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,我只是和夜大少有些个人恩怨,所以想要借着妖姬的事情,重新回到他身边而已。”

“哦。”Sam连连的点头表示同意,“妖姬并不是夜大少的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妖姬是接近夜大少最近的地方。”

“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外国人永远都是利益分明,工作之上从来就没有情感可言,交换的都是彼此之间的利润点。

“我可以帮你让颜色成为唯一的KING。”

“但是现在的你并没能让我看到可以利用的筹码。”

“我会让你看到的,我希望Sam先生在日后也能帮我一把。”这并不是南林玲最初想要达成的结果,但是在这里她处处受到拘束,根本就无法和这Sam先生继续谈判,她只能暂时收兵。

“颜色欢迎南林玲小姐的加入,我期待南林玲小姐的表现。”Sam没有应允也没有拒绝,只是笑的很开心,然后挥手让人拿来了一张会员卡递给南林玲,“这是我的一点诚意,这里的会员卡,希望南林玲小姐经常来坐坐,我很喜欢这里,也希望你也能喜欢。”

“谢谢Sam先生,我想我需要去准备晚上的表演了。”南林玲接过了卡片,这算是今晚唯一的收获了,起码表示这Sam先生对自己伸出了手,并不是完全的拒绝自己。

“再见。”

“再见!”

重新回到这外面的世界后,南林玲觉得连外面汽车的尾气都觉得清新了,在那里面,她太过于压抑,那个世界终究不适合她生活,她也只能在这外面卑微的生活着。

“Dark小姐,欢迎回到颜色。”银色的迈巴赫停在了门前,王经理从车里出来,笑着站在了南林玲的面前,“你是颜色第二个见到Sam先生的人,这里是他的私人会所,所以有些事情还请保密。”

“当然,我会的,王经理该不会特意来接我的吧。”

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倒是很希望有这个荣幸送你回去。”

“我想还是不要送我回去了,直接去颜色吧,我需要准备一下,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个隆重的回归之礼不是吗?”

“当然,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,尽管吩咐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请!”王经理为南林玲开了车门。

“谢谢!”万博体育平台注册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南林玲倒是也不客气,这是她凯旋回归的重要时刻,这一次,她一定要抓住。

“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小气。”Sam像是有些赌气的端起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,像是有些挑衅,“没有你的红酒贵吧。”

看着Sam的举动,男人唯有哑然失笑,“以后也拜托你了,我会给你找些好的咖啡来。”

“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应该认识那个女人吧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看来有一场好戏看了,这就是所谓有钱人的把戏?”

“那就看你的表演是否成功了。”男人静静的品尝着酒杯中的佳酿,安然的闭上了眼睛,陷入了自己的思考,“还有,你的中文越来越好了,连把戏都会说了。”

“多谢您的夸奖!大哥!”

“颜色”和“妖姬”的矛盾虽然表面上一切都相安无事,但是只要混迹这夜世界的人都心知肚明,这一切迟早要爆发,只是看谁最先的沉不住气罢了。

但是这一切对绮罗来说似乎根本就无关紧要,他只是喜欢在最为喧闹的妖姬找一处僻静之地,静静的品着那充满魅力的绛红色液体,这与繁盛和衰败无关。作为妖姬的炽天使,芮玛似乎也从来不将这些放在心上,妖姬的存在或不存在,她永远都是炽天使,只是这里有她暂时驻留的原因而已。

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了,这样粗鲁的开门方式除了芊芊不会有第二个人,绮罗的微微的勾起了嘴角的笑意,芮玛则轻轻的皱了邹眉,“芊芊小姐,麻烦下次能温柔一点吗?好歹你也是个女人。”

芊芊完全彻底的忽略了芮玛的话,“你们听说颜色的金玫瑰之夜了吗?”

“很难有人不知道吧,这消息都快传上天了。”芮玛回头看了一眼绮罗,他依旧是一脸的平静,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杯子。

“但是被称为夜之女王的Dark。”

“Dark?怎么会有人取这么奇怪的名字。”芮玛不动声色的打断了这芊芊的话,自顾的沉思在这无关紧要的名字之上。

“Dark就是南林玲!”

芊芊这话终于让在座的两人有了反应,芮玛迷惑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确定?”

“我当然确定了。”

“那我们就去看看这回归的夜女王吧。”绮罗的惊愕只持续了一瞬间,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“这次妖姬可真的要受连累了,这一切的损失,我得先找人签单才行。”

金玫瑰之夜是“颜色”为南林玲量身打造,这一夜只为南林玲一个人呈现,所有的玫瑰都统一变成了金色,因为之于女王,只有这金色的玫瑰才足以匹配。颜色的顾客们终于恢复到了往日的繁盛,就连妖姬的老板都亲自的驾临了,其它人自然就无所顾忌了,不会再视这颜色为禁地。

优雅的爵士乐一拍一拍的回响在这偌大的颜色之中,只是那被视为最具特色的舞台在今夜似乎没有开放的意思,今晚不像是一场回归表演,而更像是一个正式的介绍宴,所有的宾客都将手上一大束的金色玫瑰放在了一个特制的花台之上,这样正正经经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忽然,音乐停了,灯光也暗了,整个大厅陷入了一场黑暗之中,这是惯有的开场,大家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,只是好奇的等着这下一步的开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