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指定买球网址 >第96章 我是剪刀,你是布

第96章 我是剪刀,你是布

陈默天继续说,“你想啊,如果我总是输,最后输得连内裤都要脱掉了,你在那里作壁上观,不是惬意极了?”

嗯?这个联想……很对她的口味哎。她一直斗不过陈坏熊,在心底不知道对他骂了多少次,暗暗地对着人家咬牙切齿的,纯粹的阿Q精神处理法,还不曾在他跟前占过上风……如果真的赢了他,让陈坏熊在自己跟前脱个干净,哈哈哈,那副场景……确实很爽啊!

“好!我们来比一比!”

陈默天唇边含着一抹坏笑。小丫头,你不要忘了,认真算起来,是你身上的衣服数量少哦。你脱第一件,就需要将裙子给脱掉了。哈哈哈哈……第一局开始了!两个人像是五六岁的小孩子,两只拳头晃啊晃,数到三,一起出手。

“我是剪刀,你是布,莫浅浅,真不幸啊,第一局你就赢了。啧啧,我都替你发愁,你说你该脱什么呢?哈哈哈哈……”

莫浅浅的脸皮痉挛了几下,含恨地瞪着陈默天。就不该和他比赛的,又上当了……呜呜呜……腹黑的最高境界那就是骗了你这次,你还在恨得他牙根疼时,他就已经成功又骗了你一次。

莫浅浅求饶,“第一局不要算数了,好不好吗?从这一局再开始作数,好不好?”

陈默天裂唇笑,“好吧,让着你吧。”

莫浅浅为了表示感谢,马上说了一句让她自己可以埋掉的话,“谢谢谢谢,你放心,我后面都会认真履行的!”

结果……真是悲催啊……第二局……莫浅浅又输了。

陈默天激将法:“怎么着?按照你的性格,你不会再求一次,让这一局也不算数了吧?”

莫浅浅咬住了嘴唇。坏蛋,你不明说出来,我真打算那样做的……可是陈默天这样一问……她反而不好意思了,只能硬着头皮说,“哼!谁怕谁?我们俩反正没有什么秘密了!脱"万博体育娱乐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,优质的服务,万博体育娱乐赞助商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娱乐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!这里应有尽有! "就脱!”

夜色中,路灯照耀下,因为期待,陈默天的眸子放射着贪婪的绿光。哈哈哈,马上就要看到这丫头三点的样子了……结果……让陈默天大跌眼镜的是……莫浅浅裙子不脱,直接从里面脱了下来。

她确实也脱了一件,而他,也确实什么都没法看到……所以说,不要轻视任何一个生物,再笨的生物都会有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。

莫浅浅也觉得自己这个做法聪明极了,放肆地笑着说,“陈大总裁,你的坏心眼没有得逞吧?你是不是非常的失望啊?”

陈默天眯了眯眼,说,“要不,你把你这个小衣服送给我吧,我留作纪念。”

果然,惹急了这个坏脾气的家伙,他可以更加厚脸皮地回击你。

莫浅浅红了红脸,跑到一颗树后面,赶紧穿上了衣服,探出来半颗脑袋,指着天空,煞有介事地说,“美国的卫星时时刻刻注意着我们呢!咦,今天美国国防部的老头子偶尔放大中国某个区域一看,哇塞,中国竟然这么开放了吗?这一男一女竟然都是裸着散步的!精神可嘉啊,他们竟然都不怕被人肉,被艳照men?所以说啊,陈总,这个游戏是万万不能再玩了,我倒是无所谓啊,我是个无名小卒,而您就不成了,您的艳照一旦曝光了,将会有多少痴情女将你的艳照拿去PS了,弄成和她们苟且的照片……陈总,那可就太损失了!”

莫浅浅绘声绘色外加表情生动的述说,引得陈默天轻快爽朗地笑了好久。这丫头,就是个开心果啊。陈默天也不难为她了,本来也就是逗她玩的,陈默天看了看手表,嗯,已经十一点多了,这丫头也该困了。

“走吧,我们直接从那边的出口走出去。”

陈默天又牵了莫浅浅的手,轻轻地摇曳着。这一回,不是莫浅浅走在前面了,而改成了陈默天在前面拉着她。

莫浅浅累了,乏了,走得越来越困难了。终于,她赖着不走了,墩在地上,揉着脚丫子,说,“唔,我走不动了,歇会儿行吗?就歇一小会儿。”

陈默天断然说:“不行。”

“啊,就歇一小会儿,一小会儿还不行"万博体育娱乐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,优质的服务,万博体育娱乐赞助商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娱乐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!这里应有尽有! "吗?”

“再歇回家都要几点了?太晚了也不行,你个小孩子不能睡太晚。”

“呜呜,可是我真的好累嘛,再歇会我就走,我保证。”

陈默天轻轻一笑,蹲下去,将他的后背对着莫浅浅,“来吧。”

莫浅浅愣住了。凭空突然说出个“来吧”

干什么?让她怎么来?

“干嘛啊?”莫浅浅呆呆地问。

“上来啊!”

陈默天侧转脸看着莫浅浅,“到我背上来啊,你不是走不动了吗?那我背着你走。”

“啊!”

莫浅浅吓一跳。马上就开始摆手,使劲摆手,“不行,不行,可不行!你也挺累地,我怎么可以这样赖皮?我可以走,只不过就是歇一会儿的事。”

“你啰嗦什么,赶紧的爬上来!”

“不用!我都说了不用了呢!我歇一下就可以自己走的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娇气。”

莫浅浅擦着冷汗。她可是有自知之明的,她算什么,只不过就是个黄毛丫头,不要以为陈默天这种公子哥偶尔的表白喜欢她一次,她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。这种男人的话……可信吗?

人们都说,最没有可信度的话,那就是男人在床上说的话。所以说啊,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再说了,需要伏在陈默天的背上,略略一想,她都会害羞的啦。

陈默天冷哧一声,干脆地说:“给你两条选择。一,到我背上来,让我背着你。二,我到你背上,你来背着我走。说吧,你选哪一条?”

这就是陈默天!这就是他的标准做派!他想尽千方百计,最终,目的还是按照他的想法去做。

莫浅浅呆了呆,马上回答,“废话!我当然选择你背着我了!让我背着你,我就是把血吐光,我也背不动啊。”

陈默天笑了,催促道,“还愣着?你还不上来?”

莫浅浅抖擞了精神,还是不好意思地爬到了陈默天宽阔的脊背上。陈默天抱着她两条腿,轻松就站了起来。而莫浅浅的身子全都和他的脊背紧紧贴合着,让莫浅浅感受到了雄性动物的那份火热和活力。她的脸腮,不受控制地发烫发红。她有些激动。

而陈默天也不比她强到哪里"万博体育娱乐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,优质的服务,万博体育娱乐赞助商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娱乐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!这里应有尽有! "去。陈默天给自己分析得出结论这个莫浅浅大概是专门来折磨他的!走着走着路,莫浅浅手里拿着的荷花突然掉在了地上。陈默天停下来,轻轻转脸,就发现,这个丫头……睡着了。

“唉,还是单纯的动物比较幸福啊,你两眼一闭,进入梦乡了,而我却还要饱受折磨……男人不容易啊!”

陈默天弯腰,捡起来那支荷花,然后往上托了托莫浅浅的屁屁,继续阔步向前走。

走到了另一个出口时,果然,康仔和一群小子,都等着他。康仔看到了陈默天,马上丢了手里的香烟,几步跟过去,迎接着陈默天,说,“少爷,出来了。”

这时候看到了陈默天脊背上的女孩子,康仔禁不住讶异地撑大眼睛,问:“这女人就睡在你的背上了?”

陈默天不回答,反而发出“嘘——”

的声音,示意所有人都不要有声音,然后轻轻将莫浅浅放在了汽车后排。还怕她的脖子不舒服,将他昂贵的外套揉了揉,当做枕头给莫浅浅垫在了脑袋下面。

康仔一直观察着少爷的动作,越看,越觉得匪夷所思。一直冰冷无情的少爷……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?

陈默天轻轻地扣上车门,他那才掐低了声音,跟康仔说:“你先散了吧,不用再跟着我了,我把她送回家,我就回去。”

“是!”

康仔答道,然后立正站好,目送着陈默天的车离去。几个小子打着哈欠凑过去,问,“康哥,那个晚上咱们去收摊,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吗?”

康仔点点头,“应该就是她。”

“咦?我看着年龄好像很小啊,像是个小学生吧。”

康仔黑了黑脸,“胡扯!咱们少爷会是那么离谱的人吗?咱们少爷从来不会动幼女!”

几个小子互相对视几眼,心底说可是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就很幼很萝莉了。

陈默天一面开着车,一面将观后镜调整了一下,调整到正好可以看到后面莫浅浅的睡相的角度,“这个毛丫头,睡觉也像是一只猫啊。”

看她睡觉,他都觉得温暖。汽车来到了那条简陋的胡同,市政的已经赶工,一天就补好了那条路,只不过沥青还没有干透,围了一圈护栏,只留了窄窄的缝隙让行人通过。

陈默天团抱起来莫浅浅,稳稳地抱着,往胡同里面走。已经知道哪个是莫浅浅的家了,所以他径直走到家门口,刚想喊醒莫浅浅,谁知道,她家的大门竟然没有关严,轻轻一踢就开了。

陈默天诧异了一下,于是就抱着莫浅浅走了进去。不舍得喊醒她,想让她一直香甜地睡下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