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指定买球网址 >第二百八十八章 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

第二百八十八章 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

一般来说,女人问你这个问题,无非就是两种情况,你得通过下半句来判断,一,你喜欢我什么,我改还不行吗?你若是喜欢我这张脸,我去整,我换掉它成么?这就说明,你不仅没有希望,而且在她的眼里,你已经被拉黑,你多说一句话都是错,最好的结果就是你干净利落的把自己收拾了走人。但是,也有第二种情况,那就是她这是在最后一次问你的真心,如果你的答案刚好让她泪流满面,那你就是她认定的男人,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,你还得把控好时间,不可拖太久,也不能答太快,不然,这个机会就等同于你自动放弃。

聪明如上官安奇,听见秦心颜的这个问话,却也是一愣,他微微将手中正在烤的野味放了下来,认真的考虑了一下,道:“喜欢你的真实,喜欢你的勇敢,喜欢你的鬼机灵,喜欢你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喜欢你的倾国倾城,喜欢你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,喜欢你的小性子,喜欢你的嚣张跋扈,喜欢你偷走了我的心,还不想负责的坏。喜欢你,因为你是秦心颜。”

一连串的话出来,秦心颜的一张脸,瞬间就红了:“我在你心里,当真如此?”

上官安奇看着她,深情款款的眼神,似乎印刻在了秦心颜的脸上,再也移不开了去,也不想移开了去。

“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。”

“我以前一直都不相信那劳什子心动,直到遇见了你。”

“我本以为我这一世都是逍遥自在的,但是后来,我发现,我已经没办法一个人活着了。”

“我已经不习惯一个人了,我会想念你,会渴望你的出现。”

“愿我如星你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”

“只缘心颜一回顾,让我思念朝与暮。”

“鸟为食亡,我为情死。”

……

“咳咳——我说,上官安奇,你敢不敢再肉麻一点?”秦心颜笑,人面若桃花,美中透出几分娇羞的不自然。

“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。”上官安奇置若罔闻,一本正经的开口道。

秦心颜推他:“好不害臊!”

“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放荡不羁的样子?”上官安奇笑,将秦心颜推倒在草地上,柔软的草,让秦心颜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晕眩,一张放大的俊脸就那么出现在眼前,宛若初次见面时候的场景,只不过这姿势对调了一下罢了,但是,他的美色,依旧让人移不开眼去。

两个心有灵犀的人,感觉是相互的,上官安奇此刻也是心砰砰直跳的,这几年,他近身触碰秦心颜的时刻本就不多,大多都被秦心颜用蛮力踢开推开蹬开,哪里像今日,这么顺利。

女子的秀眉拢烟,肌肤晶莹,若水双眸,清亮的如那碧海神珠一般,容华璀璨,韶华绰约,被风吹散的一缕黑发,微微停在耳畔,那唇色呈透明的粉色,宛如一朵初初开放,在春风中姿态邀请的花朵儿。上官安奇脑中一轰,便要低下头,吻下去。

“停!”秦心颜慌忙伸出手,点住了上官安奇的唇,清亮亮的目光,打量着他,似笑非笑,轻轻开口道:“哎,我现在可是男装,你不怕被别人当你是断袖?”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皱眉,摇了摇头,便欲再亲。

“你不怕,我怕——”秦心颜再次开口。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服软,站起身来,然后将躺倒在草地之上的秦心颜温柔的拉起来。

翻出个安全距离,秦心颜抱膝坐起,一笑道:“咳咳,安奇,这时光静好,你我都是诸事繁多之人,难得有此闲暇来共享这一番春色,俗话说得好,美好时光不可辜负。而且春色虽好,看看也就是珍惜了,再要在你我身上来这么一遭,就就有点煞风景了。”

上官安奇无奈的一笑,也只好收了念头,想了半晌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说话永远这么曲里拐弯,有时候,我会想,我大约是配不上你的。”

“笨,非得要我冲你明说,你才能懂。”秦心颜叹了口气,声音很轻。

“嘎?”上官安奇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意外之喜,有些激动不已。

秦心颜冲他翻了个白眼,这男人,该聪明的时候就是不聪明,不该聪明的时候,就是个人精,道:“没什么,你再不管鸡腿,它就要糊了。”

“啊?”上官安奇一慌。

然后,紧接着,手一抖。

“轰!”的一声响,然后是秦心颜的一声“啊!”

“砰!”

“天!”秦心颜又一声感慨。

“噼里啪啦!”

“咚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起火啦!”不知谁喊了一句。

这村子的前方后方左右两方,都是干燥的草场,火势蔓延得极快,一条火线如蛇一般滚滚而来,转眼就将到了村子的附近。四邻右舍的男人们闻声出动,立即纷纷提着水冲出来。

火头挺远的,但是这村子四面空旷,如果不救,极有可能连带到房子遭殃,再说草都烧完了,咱家放养的鸡鸭之类到哪去吃草籽和虫子?

“救火拉!各家的男丁都去救火!”村长当当的敲铜锣,撒丫子就往火场奔。

不远处的村民朝着这边的火光冲了过来,一边提着水桶,一边撒开脚丫向前猛冲。

一群人在小溪里取水灭火,一边不住奇怪地讨论。

“这好好的,那怎么会起火的嘞?”

“俺也不晓得嘞,也许是天太热了嘎。”

“那为啥就那一块起火嘎,先前俺分明看见有两个人影在这附近,可是人呢?死到哪里去了嘎?”

“莫不是那两个人放的火嘞?”

“他们应当是阳城里出来的吧,放火干啥子嘞?咱们全村是阳城外头的村子里最穷的了,咱几个加起来,屋里头也没得八两银子。他们隔这忒远的放火,烧他们自己啊?”

“也是,这除非是脑袋被门给夹了,才能做得出这样没脑子的事情来。”

“咦,你们看,这里有个怪怪的炉子!”

“还有别的,闪着光呢!那是个啥子!俺长这么大,都木见过的玩意嘞!”

……

火势渐灭,地面更是烧焦了一大片,露出面目全非的炉子,架子,和已经烧扭曲的金杯之类的东西来。

“这是个啥子东西?”有人拨拨炉子,竟然拿到鼻子旁边嗅上了一嗅:“嘎,这个玩意儿有点火油味道,俺寻思着,怕不是这个东西烧起来的?”

“是那两个人不小心弄起了火,也不救火,就自己跑掉了?真够无耻的!”

一堆人愤愤的骂,却有些眼力好些的,蹲下身去,看那滚烫的变形的黄金器具,犹犹疑疑地问了一句:“村长,你看这东西,像不像是那黄金?咱村里,就你是进过阳城的,见过那东西了。”

那被称作村长的老者蹲下身子,去万博体育平台注册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看了看,又用枯干的手指去轻轻的摸,被烫得一缩,看仔细手底的东西后,白眉下浑浊的老眼骤然一亮,随即便掩饰了,咳嗽了两声,气喘吁吁的道:“老喽,老喽,眼力不好喽,不过看着不太像。你这小子,想钱想疯了么,你也不动动脑子想,哪个人会随身带着黄金用的东西啊,用得起黄金器具的那些个阳城里头的贵人,又怎么会来我们这穷乡僻壤的鬼地方?来耍啊?来体验下层人民的穷苦生活啊?吃饱了没事做的嘎?”

“也是,村长说的有理。”

村人频频点头。

“对,村长他就是比俺们这些粗人要有见识!”

“火也灭了,咱们走喽,婆娘还等着俺上炕去搞一搞嘎!”

“你这臭不要脸的,整天就跟你婆娘在炕头上混嘎,迟早搞出毛病来!”

“要你管,你这是在嫉妒!有本事你也搞个婆娘嘎!这么大的年纪,还没得女的嫁给你,你才是真的有毛病的吧!”

“你丫去死嘎!”

一阵打闹声、很快就随着这些村民的渐行渐远,而逐渐消失。

而躲在不远处的树丛里面的两个人,先前也正在纠结。

二人正以腹语交谈。

“心颜,咱们惹出来的事情,不去解决,躲在这里,是不是不厚道?”上官安奇道。

“你还会觉得不厚道嘛?”秦心颜似笑非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上官安奇挠头:“不是,咱们惹了祸,就这样撒手一走?”

 “你走了吗?我走了吗?”秦心颜反问。

“也是……”上官安奇擦汗,看向秦心颜:“可是那火看起来很大诶,你确定不用去帮忙吗?”

“需要的吧,本郡主决定派你去了。”秦心颜对着他比了一个“加油”的手势。

“哦,为什么你不去啊?”上官安奇纳闷。

“为什么要去挨揍?”秦心颜挑眉。

“……”上官安奇本想站起来,还是选择坐了下来,但是看着村民陆陆续续的去救火,一边救似乎还在骂他们,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,道:“好像还是不大好。”

“去吧去吧,我还没见过你被人群殴,那画面应该比较香艳,虽然,万博体育平台注册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你现在面上全黑,也并不影响你的天生丽质难自弃。”秦心颜摊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